• 豆腐2007-07-15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henwill-logs/6725468.html

    小时候的豆腐都苦涩,不喜欢,大概因为那会儿用料做工都粗,妈妈又忽略火候。常被逼着吃,每一口都是委屈。

    大了食性也有变化,爱吃豆腐。喜其软淡滑嫩,百味皆入,又独有清香,且唾手可得。

    我会做的都简单:切块滚水去豆腥,跟菠菜、笋、蘑菇、白菜、西红柿这几样轮番炒、炖或做汤,有时候加上粉条,炒取嫩,炖要老,都营养,搞一盆就不用再吃主食。但豆腐在文人食客那里是大有讲究的,要火腿松仁蟹肉高汤等N种精致配料一齐伺候着,味全进去以后,清汤寡水的上桌,貌似朴素,内质奢靡。像《随园食单》里的做法,须得极大热情和时间才行。吃斋的过节也全仗着在豆腐上做文章。姜同学两次带我去素菜馆,一次点了羊肉串,一次点干炸里脊——当然是豆制品,形状口感都似肉,但用豆腐意淫肉,所为何来?能免杀生的罪?而且不好吃,油多味重,非肉非豆。到是在净慈寺吃的5毛钱一串卤素饼,就老老实实两片大豆腐干,鲜嫩多汁,怎么那么好啊?

    豆腐的变身也通通喜欢。

    ——豆腐脑。起的早就喝,加蒜汁韭花辣椒油的那种,白红绿都在小铝勺里舀着,颤颤微微端进口里,稀溜下肚,再配一个麻酱烧饼或者油条,生活很满足吗!北和朱的油田是甜豆花,还加鸡蛋,曾彼此以为怪,但到河南喝了一次,好喝。北京的是用卤汁,也好。君子质洁,无论咸甜。

     ——豆腐乳。平时是小配菜,银子一紧张,这个可担纲主打,与馒头合作果腹。上学、湖山路、和平里都是。据说乐队时期朱买散装豆腐乳试图砍价,那边烦了:“从来没见买豆腐乳还还价的!”以前都是王致和,在北京发现了海会寺辣白菜豆腐乳,一度狂热,每次吃完要舔指头,直至有天忽然觉得恶心。但最好吃的还是幽林做的红豆腐,极辣极香,要了一袋带回济南,不舍得吃,竟放酸了:…(

    ——臭豆干。看这三个字,胃里已有一阵搅动。关于这个,和大大讨论过臭和香之间的辨证界限,每个人的具体感应不一样,如咕咚说大麻烟臭,我觉得香。吾逐臭之夫糊?还是和姜同学等一干人看应县木塔,下面有一臭豆干摊,众人匆匆掩鼻而过,我在边上磨蹭着,一步三叹。小丽挺身而出:你们让陈胃路过臭豆干不吃,简直是折磨她。哈哈,没白混。济南的臭豆干都是外来,有的吃就不错了,只是不够臭,大观园有家武汉的,比较正点;在杭州宴席上见过,为避不雅也淡得没味了。老文前年冬天从南京捎来老卤臭干,放冰箱里。某日雪夜独酌,下锅炸了几块,外酥里嫩,臭香异常,且咸辣,觉是人间至味。那会儿,猫西西在旁边瞅着,也叼了一块去,小爪子摁着舔,乃举起小二:哥们儿,来一口?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哎呀,真是,都是垃圾食品,偶尔一吃也就罢了,还单纲主打,怨不得屁股被打烂:)

    我给你推荐一地,上上档次:银座商城的地下超市(不是银座地下购物广场),有“豆豆厨”的系列豆腐产品。尤其是黑白嫩豆腐,在蒸锅里馏透,放凉,撒上切碎的葱花(或皮蛋),放上点盐和香油。
    回复刘小媛说:
    yayaya,听着好象很麻烦捏,那有没有买上档次的臭豆腐地?
    2007-07-23 22:02:04
  • 再吃 屁股打烂
  • 呜呜……
  • 从来不惧做煞风景的那个http://cn.bbs.yahoo.com/message/read_finance_474709.html
  • 凑巧在纸箱子包子的第二天又出来了一个关于臭豆干的报道。因为其内容实在是和这美食的文章不和谐,而且也因为我也喜欢吃臭豆干,我就不详细说了。总之,我没法再吃了。
  • 臭豆干的臭像是小时候冬天烤火,有人吐唾沫到炉子上的臭。

    大麻烟的臭像是公路上压死黄鼠狼的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