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海蛰2007-08-20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chenwill-logs/7816498.html

    第三次洗海澡时碰见它的。
    老北过来急急地说,那边有一个特别大的水母……切,不就水母吗。
    游过去,没有啊,潜下水,就几根长电缆,可在电缆的尽头,是——一只卡车轮胎大的水母,正在缓慢地吞吐向前,电缆是它的触须,头部半透明的昏黄,肺腑或口腔拖出很长的一团,浑浊地翕张。它细小阴暗的眼睛,却定住般死死直视我。(或许是错觉)

    第一次觉得咫尺间的恐惧,且不是在梦里。

    用了半秒上浮,手脚并用急速狗刨:快跑啊,呀叽给给!

    向回游时,已数处又疼又痒。游出30米再回头看,有一哥们又在那一片浮荡了,北大声喊他,风浪隔着并没有听见。救援处广播:“最近水面有海蛰出现,请游客注意避让……”

    再看海滩上嬉闹的人群,像灾难降临前表演风和日丽的群众演员。我俩也是。

    三天内,此处蛰死两人。
    http://wangtong.qingdaonews.com/content/2007-08/19/content_18239.htm   http://news.qq.com/a/20070818/000757.htm

    当晚爸爸拌了鲜海蛰来喝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还是你爸爸英雄气概